紅樓之林如海重生 第045章
七秒小說網
七秒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七秒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紅樓之林如海重生  作者:雙面人 書號:356  時間:2016/9/14  字數:8945 
上一章   第045章    下一章 ( → )
  俞家祖孫一個老,一個小,行程甚慢,途中俞老太太又吃壞了肚子,耽誤了幾,因此他們未至江南,林如海卻先看到了邸報,見到朝堂上動靜,微微一笑。

  太子如今愈發穩得住了,不愧是宣康帝悉心教導二三十年元后嫡子,想來他看明白了,不必動作,宣康帝便會將幾位皇子拉攏人處置了,作為一國之君,太子結營私尚且不能容忍,何況其他皇子。

  林如海剛放下邸報,便有下面鹽商來拜。

  林如海聞得是吳越并崔家、海家等十數位大小鹽商,猜測到他們來意,必然和自己才頒發下去條令有關。他進京述職,向宣康帝進言,多云灶戶凄苦,百姓為鹽價所擾,鹽商販鹽,抬高鹽價無數,許多百姓竟至淡食,少時無礙,長則必致民怨沸騰,反觀鹽商揮金如土,奢靡之極,林如海雖有心為百姓解憂,然只他一人,并不能扭轉原先條令。

  宣康帝情仁厚,沉良久,認同林如海提議,提升了灶戶待遇,雖然不多,好歹稍解民怨,又勒令鹽商不許胡亂抬高鹽價,為此,還命林如海親自代各處鹽官,每年巡視,以免下面違。

  宣康帝和林如海一君一臣,條令發下,雖然所改不多,灶戶待遇和鹽商無關,然而不許胡亂抬高鹽價,終究是損了鹽商利益。鹽商花錢買鹽引運鹽,可不就是靠賣出去獲利。

  想到這里,林如海微微一笑,命人請進來。

  因太子重視林如海緣故,吳越又十分聰明,對于林如海之命倒不敢違反,今拗不過旁人,才一同過來,一進來,見到林如海面帶微笑,心中打了個靈,腳下一頓,便落了眾人后頭幾步,并不先開口。

  崔鹽商等人請了安,奉承了幾句,話題一轉,便說到了朝廷抑制鹽價一事。

  林如海摸了摸頜下三縷長須,笑道:“此乃圣人之意,豈能不從?雖說鹽價稍有抑制,然并未影響各處銷鹽,你們來尋本官,又有何用?圣人仁厚,愛民如子,雖然提升灶戶之待遇,卻不曾抬高鹽引之價。”

  言及于此,又笑看眾人道:“圣人既知百姓疾苦,亦曉揚州奢華太過,屢次比丑拋金,若非圣人慈和,爾等焉能如此平安無事?據本官所知,朝中已有官員提議改鹽制了。”

  聽了林如海話,眾人登時悚然一驚。

  揚州風氣講究奢華,講究精致,講究四角俱全,其實皆是來自他們這一干鹽商。他們居住有精致園林,看戲有熱鬧戲樓,喝茶有茶館,洗澡有澡堂,吃食有名揚四海淮揚菜,另外還有冠絕天下青樓名坊,與此同時,揚州香粉亦是天下一絕。便是京城各家喜歡鮮花樣,也多是來自揚州,均是因為兩淮鹽商富甲天下之故,若是宣康帝當真追究灶戶百姓之苦源自鹽商大賈,他們日子可就不好過了,別不做,單是抑制鹽價之余,提升鹽稅,或是允他人銷鹽,不獨鹽商作此,便足夠他們傾家產了。

  宣康帝如今待他們已是十分寬厚了,雖說暫少些許進益,可和后厲害相比,倒不如這般,想到這里,眾人忙都陪笑稱是,又問何人要改鹽制。

  林如海久經官場,卻知改制說得容易,但是沒有數十年乃至于百八十年,一時是改不得,觸及了其他人利益,上下自然一心抵制,因此現今宣康帝并沒有改制意思,尤其是鹽稅趨于穩定,又比往年多了不少,邊關打仗皆需,不可能改制了。

  林如海今說將出來,只是嚇唬他們,因此淡淡一笑,道:“圣人暫且并沒有此意,但是若灶戶、百姓仍舊貧困之極,民怨沸騰之時,卻不好說了。”

  眾人聽了,連連點頭,不敢再羅唣林如海,相繼告辭。

  吳越亦未停留,暗暗感慨林如海厲害,三言兩語就打消了各人心思。他倒想繼續奉承太子,可惜太子情大變,不但打發了三家送去養女,而且將三家孝敬銀子都送到了御前,幸而他消息靈通,聞得太子此舉,立時便將五萬兩銀子增加到了十萬兩,如今太子殿下待崔海兩家一如從前,待自己家倒比從前略厚些。

  吳越回頭望了衙門一眼,按太子如此重視林如海舉動,若說其中沒有林如海緣故,他是不信,也不知道他其中做了什么,竟同時得宣康帝和太子看重。

  吳越嘆了一口氣,只盼著能用銀子換個前程,好叫子孫不必似自己這般,縱然家資千萬,亦不如清貧讀書人來得體面。養女是不能送太子殿下了,銀子和東西卻可以多送些,太子孝敬圣人,不也是他們入了宣康帝眼?家里前兒才得了一枚極其罕見夜明珠,價值連城,不如送到京城里給太子,由太子進上做萬壽節禮。

  只有一件,想到情執拗,仍未放棄讓自己送養女給林如海,吳越十分頭痛,自己已經三番五次地訓斥她了,她竟然還不肯改。

  女人不敢怨天怨地怨夫君,只知為難女人,吳越便是有心敬重發,也因此淡了。

  不說吳越如何想,送走諸位鹽商,林如海便已下班了,林家便住府衙后面,他一不見女兒,便覺得十分掛念,兼之賈身子笨重,匆忙回到后院,還沒進門,便聽到黛玉哭聲,心頭一緊,連忙走了進去。

  只見黛玉坐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周圍賈并丫鬟們都急得紅了臉。

  林如海問道:“怎么回事?她哭什么?”

  林如海顧不得換下官服,一面說,一面步上前抱起黛玉,柔聲問道:“告訴爹爹,誰欺負你了?爹爹給你出氣去。”

  黛玉哭得眼睛都腫了,臉淚光,顯得可憐,見到林如海,她頓覺心安,摟著林如海,嗚嗚咽咽地道:“肚子疼。”

  林如海一愣,看向賈,賈扶著丫鬟手款款起身,無奈地說道:“已經請大夫看過了,細細診了脈息,并沒有什么,偏生她哭得厲害,只說肚子疼,問又問不出來。玉兒吃得向來清淡,今兒并沒有吃什么生冷果子飯食,我竟也無措了。”

  林如海皺眉道:“她年紀小,說話雖清楚,知道卻不多,是不是不是肚子疼?”

  賈親自撫養一雙兒女,焉能不知其中厲害,忙道:“已經細細檢查了一遍,又換了衣裳,通身上下并沒有一絲兒淤青,衣服上也沒有針頭線腦扎著她。”

  林如海聽了,也覺不解,問黛玉道:“玉兒,哪里疼?指給爹爹看好不好?”

  黛玉指了指膝蓋,含淚道:“爹爹,疼。”

  賈一怔,忙看向黛玉雙膝,伸手輕輕,見黛玉眉頭稍展,道:“腿疼怎么說是肚子疼了?大夫還沒走呢,一會子叫大夫進來問問。”

  林如海嘆道:“她小孩子家,哪里說得清楚?你進屋歇著,我問大夫話。”

  賈亦十分擔憂女兒,點頭進去了。

  少時,屋里只剩幾個嬤嬤和未留頭小丫頭,方請了大夫進來,聞得黛玉是腿疼,他忙就著林如海懷,托著黛玉手細細診脈,乃道:“姐兒并無大礙,許多幼童皆易患腿疼之疾,卻并非大病,不必吃藥,多吃些和豆腐也就是了。”

  林如海道:“小女脾胃弱,雖然好吃,卻吃了不消化,因此不大愛吃。”

  大夫想了想,笑道:“府上便有極出名廚子,只跟他說姐兒吃得清淡,卻又得吃些蛋豆腐,想來有是法子,便是姐兒不愛吃,喝些骨頭湯也是極好。”

  林如海一聽,也笑了。

  命人送走大夫后,林如海立即吩咐廚子,做些易消化骨頭湯送上來,又道:“玉兒愛吃豆腐餡兒包子,明兒早上做些送上來。”

  外面答應了一聲,自去吩咐。

  別瞧著黛玉年紀小,子卻聰慧,記得自己吃就難受,因此不大喜吃,林如海好容易才哄她喝了些,次豆腐包子她倒是喜歡,晌午魚也吃了些,林如海又常帶她出門頑耍,過了幾便沒再說腿疼。

  黛玉這一回鬧得府里人仰馬翻,幸而無事,林如海和賈并林睿方放下心來。

  又過了幾,已進十月,各地租子送來,今年并非風調雨順,較去年減了好些。賈身子愈加笨重,林如海便命林睿看著管家料理,此非內務,因此林睿也料理得,林如海閑暇時,旁邊也指點林睿一二。

  林睿因見除了賈陪嫁莊子外,另有幾處莊子賬并未入公中,忙問緣故。

  彼時林如海不,大管家卻知道這些莊子來歷,當時林如海大刀闊斧料理府中下人無數,真真是駭得府里下人心驚膽戰,自己因秉老實才取代了原來大管家,故聽了林睿話,陪笑道:“這是十多年前老爺預備給姐兒做嫁妝莊子,每年都不入公中,只用這筆進賬另外再添房舍田莊商鋪,累積十幾年下來,早非昔日了。”

  林睿笑道:“原來如此,我說呢。妹妹年紀小,又嬌弱,多給她些才是正經。”

  料理完這些事務,林睿方去上學。

  林如海對林睿愈加滿意了,文章做得好,騎拿得出手,管家算賬雖不必親力親為,到底該知曉些才不會被下人蒙騙,只盼著幼子也如此才好。

  想到幼子,林如海微微一嘆。賈年紀到底有些大了,這一胎又是繼黛玉一年后得,接連懷胎,未免有損身體,而且懷相也不好,幾次三番請大夫,如今大夫幾乎都是常駐林家了,記得上輩子這個孩子生來雖比黛玉好些,終究也是體弱多病。

  林如海待賈心了,處處噓寒問暖。

  賈如何不知林如海擔心,她亦十分小心,便是不愛吃東西,只要對身體好,她也量吃些,一時連林睿和黛玉身邊瑣事都顧不得了,只覺得渴睡,又覺得行動費力,索連門也不出了,只自己院中走動。屈指算來,她懷孕已有九月,從七月上就不和人應酬際了,旁人知曉林家子嗣單薄,這一代好容易才有林睿黛玉兄弟,自然明白這一胎要緊,也都不敢過來打擾賈,便是送禮,也只打發下人送來。

  一場秋雨一場寒,何況初冬,這不比先前雨絲如霧,竟是滂沱大雨,頃刻間,淹了院子里路,便是疏通了水溝,亦敵不過大雨之速,林如海回到家中,聽得院中一陣笑聲,進來一看,卻是林睿站廊下看黛玉手里握著不知從哪里拿來玉柄拂塵,指揮丫頭們將那些彩鴛鴦、綠頭鴨、丹頂鶴、花鸂鶒等趕到雨中,看著它們戲水。

  黛玉正頑得高興,不妨有幾只撲棱著翅膀,將羽上水甩向四周,黛玉啊一聲,瞪著子上幾點泥水,她癖喜潔,登時不高興地撅著嘴。

  林睿莞爾一笑,拿著手帕給她擦拭,道:“看你還淘氣不淘氣,外面冷得很,非得看鴛鴦戲水。先回屋換件衣裳好不好?不然,就叫丫頭們將鴛鴦鸂鶒野鴨子翅膀上,它們只水里頑耍,濺不到你身上。”

  黛玉卻道:“針扎了手我都覺得疼,它們也一樣。”

  林如海聽到這里,抬步進門,放下傘,彎抱起黛玉,道:“既知它們一樣,便不該攆到一處,它們好好兒水里豈不是好?正如花兒枝頭。”

  黛玉漸漸懂事了,從前喜歡折下來花兒,如今卻不要了,只說開枝頭好看。

  黛玉眨了眨眼,將手里拂塵往林睿處一指,理直氣壯地道:“哥哥要頑。”

  一旁林睿登時哭笑不得,她定是以為林如海責備她把這些水鳥趕院中,所以干脆利落地推到自己頭上,成了罪魁禍首,真真伶俐,不愧是她妹妹,口角鋒芒些才好,免得受人欺負,不敢反擊,聽說大舅舅家表姐雖有竇夫人教養,卻仍然不敢反駁別人話。

  黛玉嘻嘻一笑,丟下拂塵,就埋林如海懷里不說話了。

  林如海抱著女兒進屋,林睿跟后面,因見賈正清點禮物,不道:“你身子重,交給下人料理便是,忙碌什么?”

  賈早就聽到他們廊下說話了,此時笑道:“哪里忙碌了,不過是姑蘇租子送來時,捎帶了顏先生和甄先生家禮物,我正看甄夫人書信。”

  林如海聽到這里,便不意了。

  林睿等林如海落座后,方坐母親身邊,好奇地道:“信里說了什么?甄家妹妹可好?”

  賈命人將東西都收下去,只將書信放妝奩內,答道:“英蓮倒好,她父母謹慎得很,就怕再生出那一年事來,現今五六歲年紀,不僅讀書識字,針線也學起來了,還做了兩個荷包,說給玉兒頑,我叫玉兒身邊娘丫頭拿走了。”

  說到這里,賈道:“睿兒你換衣裳,外面氣重,仔細凍著。”

  林睿會意,知道賈有事和林如海說,便起身告退,只留林如海和黛玉,黛玉年紀小,便是聽了去,也沒什么妨礙。

  林如海道:“有什么事說罷,倒瞞著睿兒。”

  賈笑了笑,問道:“老爺可記得賈雨村其人?就是甄先生曾經贈銀進京那個窮儒,當時甄先生要與他擇吉啟程,不想他竟等不得了,拿了銀錢冬衣,當夜便奔赴京城,倒叫你我笑話了一場,說他功利之心太過。”

  林如海點頭道:“如何不記得,怎么,竟和他有關?”

  賈道:“甄家太太來信閑話說,賈雨村舊年中了進士,選入外班,倒還沒忘記他們,聽說甄家成了瓦礫場,前兒便送了許多綢緞銀兩過來,又說英蓮是有造化,好生教養為上,倒把甄先生惱得什么似。”

  林如海笑道:“若是有心,去年做什么去了?今年才打發人送禮?無非是瞧著甄家敗了,他卻算得是衣錦還鄉,甄先生一生豁達,但是面對這樣人物,終究不平。”

  當初他給黛玉延請西席,打聽賈雨村為人時,覺得他頗有良心,雖有貪酷之弊,卻未忘舊恩人,如今想想,竟是自己厚道了,賈雨村接濟甄家娘子時,已是三四年后了,便是贈送錦緞銀兩,也是為了娶嬌杏做二房,哪里是報恩呢?若真想報恩,三四年中為何不打發人去甄家一看?怕是不愿讓人知道自己貧出身罷。

  林如海又想到了那個給賈雨村出謀劃策判英蓮一案門子,也不是好人,賈雨村不就是怕那門子說出自己貧時事來,因此尋了不是發配了他。

  不過林如海忽然心中一動,以賈雨村心思,不該來探望甄家才是,怎么卻來了?他隱約記得上輩子所查,甄家是丟了英蓮當年三月十五炸供起火,今年卻似是正月,難道因為自己緣故,改變了時間,亦改變了賈雨村動作?

  不對,林如海驀地想起,甄士隱如今書院做先生,雖稱不上名揚天下,但是他和自己好卻江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莫非,賈雨村因此而來?

  倒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他實是太明白賈雨村品行了。

  只聽賈道:“就是這么說呢,真真是忘恩負義,虧得甄先生一家厚道,不然,非得打出去不可。老爺若知道了他送禮時所求,只怕加惱怒呢!”

  林如海淡淡一笑,不必猜,他也知道必然是討要丫鬟嬌杏了。

  果然,賈說道:“太唐突了些,竟是寫信給甄先生,討要嬌杏做二房,嬌杏便是甄家娘子丫鬟。除此之外,賈雨村還向甄先生打聽,是否和咱們家極好,又奉承了幾句。甄家娘子覺得不妥,但是他們家已經敗了,不好得罪賈雨村,聞得嬌杏意愿,便給她了籍,方送到賈雨村家,又來信提醒咱們,好歹心里對此有數兒。”

  林如海一聽,不覺失笑,賈雨村納妾比上輩子早了好幾年,不知嬌杏是否還能如同上輩子一般僥幸,生子扶正,做了誥命夫人。不過甄家娘子情著實厚道,從了嬌杏之愿,又給她了籍,便不是正室,好歹也不是妾。良不通婚,也不知道賈雨村上輩子是如何運作,竟扶她做正室夫人,雖然終賈雨村被彈劾時,此亦是罪名之一。

  和香菱相比,嬌杏僥幸了一輩子,終仍因賈雨村落得身陷囹圄。

  林如海對賈道:“你也提點甄家娘子一聲,雖對賈雨村家不,卻別出來,也別跟人說賈雨村貧時事情來,賈雨村可不是好相與人物,因出身寒薄,也就怕別人提起舊事,少不得生出些事故來。”

  賈心中一凜,道:“賈雨村竟這樣忘恩負義不成?”

  林如海冷笑道:“顧明是什么樣人,你也知道,璉兒舅舅險些被害了去,賈雨村便是和顧明一樣心,今兒和你好,說不定明兒便翻臉,是個小人。世人都知道我和甄先生好,不然,你道賈雨村能無動作?”

  賈道:“既這么著,我明兒就給甄家娘子回信,老爺也提點甄先生幾句。”

  林如海點點頭,道:“甄先生既惱了賈雨村,想必不會再和他親近,討要丫鬟實是太唐突了些,只是防患于未然,好歹提醒一聲,了你我心意。咱們書院頗有名氣,甄先生收了好幾個學生,都是江南一帶達官顯貴之家,按賈雨村心思,想來不會貿然得罪甄先生,畢竟憑著甄先生,他倒是能結好些人家呢。”

  賈連連贊同,次回禮時,果然回了信給封氏,林如海亦寫信給甄士隱,同時還寫信給顏先生,讓他心中有數,較之甄士隱,顏先生教導學生多,名氣大。

  甄士隱夫婦都是聰明人,到了這把年紀,只盼著英蓮平安,見林如海和賈夫婦二人如此鄭重其事,雖然甄士隱仍舊惦記著賈雨村才學,但是賈雨村為了名利庸俗如斯,做官不過一年多就要討小老婆,實非一路人,便記了心里。

  封氏忍不住對甄士隱道:“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咱們家就兩個丫頭,我還想著咱們家雖不如從前了,也并沒有窮到一無所有地步,若是她們兩個丫頭不愿意嫁給家里小廝,便放出去做個正頭娘子,誰承想,嬌杏竟愿意去賈家。這做妾哪有什么體面,不過是個玩意兒,賈雨村也是有老婆,嬌杏少不得吃些苦頭了。”

  甄士隱不以為然地道:“嫁給平頭百姓,或者配給小廝,哪有跟著官老爺來得富貴?嬌杏既如此,你也別放心上,不值你如此。咱們家還有些銀子,明兒你叫人牙子來,挑兩個小丫頭買下來,給英蓮使喚,將來英蓮總得有陪嫁丫頭。”

  若是林如海此,必然贊同甄士隱對嬌杏評價,嬌杏做了賈雨村夫人,縱然不知丈夫判葫蘆案來龍去脈,可是薛家打死人命鬧得沸沸揚揚,聞得被賣丫頭眉間一點胭脂痣,焉能猜測不出來?后來賈雨村常和賈家來往,嬌杏亦往賈家走動,薛蟠又是擺酒唱戲納香菱做妾,嬌杏豈能真一無所知?卻沒見她對舊主子如何,可見也是涼薄之人。

  此時甄士隱和封氏卻都不知,封氏點頭道:“我也這么想,買兩個比英蓮大兩歲小丫頭,既能服侍英蓮,又能陪著英蓮長大,待英蓮出閣,也能陪嫁了去。”

  甄士隱點頭微笑。

  封氏好容易才挑了兩個干凈利小丫頭,敲打一番,放英蓮身邊,不久便聽說賈十月底誕下一子,兩處離得不遠,她忙備了厚禮,帶著英蓮親自過去道喜。

  賈這一胎十分驚險,她年紀大了,胎位不太正,掙扎了一一夜,一聲啼哭驚醒了窗外鳥雀,似乎連落葉都隨之落了,林如海和林睿父子兩個驚得臉色煞白,嚇得黛玉也哭個不住,待聽得平安二字,方都放下心來。

  林如海站前,看著已用襁褓包好小兒子,喜極而泣。

  賈疲憊至極,躺上,看了林如海一眼,輕聲道:“我瞧著這孩子生得有些弱,老爺竟是先取個名罷,等大好了,再取學名。”

  林如海點點頭,道:“你放心,我明白。你先歇著,我抱他出去,睿兒和玉兒都想見。”

  細看幼子,瘦瘦小小,和上輩子一樣生辰,也是一般模樣,和黛玉身體差不多,都有些先天弱癥,不過也是因為黛玉這輩子比前世強了好些緣故,若是黛玉還跟上輩子似,那么幼子就比黛玉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賈分娩之時亦聽到女兒哭聲,擔憂地問道:“玉兒可好些了?我聽著她哭聲倒比我還厲害些。”幸虧才聽到黛玉哭聲,林睿便將黛玉抱走了,林如海說早就哄好了,不然自己里頭生產,再聽黛玉哭聲,說不定憂慮了。可是賈如何不知自己女兒,自己生得驚險,嚇到她了,因此她知道林如海是哄自己。

  林如海抱著幼子,溫柔地道:“放心罷,早就不哭了,正等著看弟弟呢。”

  黛玉年紀太小,不好進來,林如海便將幼子抱到了黛玉房里,放她上,林睿亦等此處,黛玉原哭得狠了,待賈平安無事,她就不哭了,正著眼睛躺上,舒展著胳膊腿腳,聽到林如海進來,立刻翻身,意起來,不妨她穿得厚實,好半也沒翻過來。

  林睿忍住笑,伸手幫了一把,黛玉方趴上,眼睛盯著襁褓里紅彤彤一團。

  林睿旁邊笑對黛玉道:“弟弟長得有點兒像你,瞧這鼻子嘴巴,像極了。”

  黛玉躊躇了一下,蹙眉道:“我就這么丑么?”

  林如海和林睿聽了,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似乎想起了黛玉出生時林睿嫌棄,林睿笑道:“你生下來時候也是這般,我說你丑,父親還訓斥了我一頓呢!等過十天半個月,弟弟長開了,就像你一樣好看了。”

  林睿說完,又問林如海道:“父親可給弟弟取名了?”

  林如海笑道:“和你母親商議了,先取個名,等大些,身體好了,再取學名。”

  黛玉眼珠一轉,拍手道:“弟弟長得這般丑,就叫小丑兒好了。就像連伯伯家小哥哥,就是個小胖子,連家小姐姐叫他連小胖。”

  林如海忍住笑,道:“你怎么如此無理?”十月連夫人帶著小女兒、小兒子回了一趟揚州,來府里拜見過,他們家小公子連城極喜黛玉,單是送給黛玉東西就包了好大一個包袱,黛玉對他橫挑鼻子豎挑眼,他也不惱,反而笑嘻嘻地圍著黛玉轉悠。

  黛玉狡黠一笑,道:“我叫他,他不惱呢,弟弟也一樣。”

  林如海和林睿低頭一看,只見小兒子睡得正沉,不過他只是個才落草嬰兒,哪里知道喜怒為何物,拗不過黛玉,林如海終果然給小兒子取名為丑兒。

  林睿拍了拍心口,幸虧自己沒有小名,不然被人知道了,豈不丟臉?他同情地看了弟弟一眼,林如海很疼妹妹,這不就聽了妹妹話,只盼著父親將來給弟弟取個威武霸氣大名,否則丑兒這個名字追隨一生,終究會被人笑話。不過,林睿擔心并不長久,等他知道俞恒小名叫阿妹時,他頓時沉默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不舒服,先八千,一會兒再添一千字,剩下明天補成一萬。

  握拳,九千全勤,一定要達到,嗷嗷
上一章   紅樓之林如海重生   下一章 ( → )
溯源之旅原來是美女啊綜瓊瑤之執子顛覆水滸之梁女傭上位計劃最強女配HP之贖罪抱劍觀花紅樓-敬哥穿成戒指怎么
七秒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雙面人最新創作的免費同人小說《紅樓之林如海重生》第045章及紅樓之林如海重生最新章節第045章在線閱讀,《紅樓之林如海重生(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的免費同人小說,請關注七秒小說網(www.lyfsrr.tw)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