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劍殘陽 第三十二章身份暴
七秒小說網
七秒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七秒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血劍殘陽  作者:三尾 書號:47746  時間:2019/2/1  字數:4036 
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身份暴    下一章 ( → )
  第三十二章 身份暴

  木崖子的內力源源不斷注入青衣的體內。

  青衣輕哼一聲,清醒了過來。

  他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卻又是很真實的夢。

  夢里有熊展堂,那個視他這劍仆為己出的男人似乎原諒了他,不僅無微不至地照顧他,還替他輸內力療傷。

  眼下青衣醒了,也看清了替自己療傷的不是熊展堂,而是木崖子,他不莞爾一笑,卻又顯得說不出的滄桑。

  他微微側目說道:“今大比,你怎會來?”

  “莊主放心不下你。”木崖子微微皺了皺眉,又道:“你明知少莊主是莊主的心頭刺,你為何非提不可?”

  青衣支起身子,靠在內墻上,笑容里泛著淚光“你知道什么…今大比,你還是速速下去看看你的新晉弟子吧!”

  “你小子有沒有良心,好歹也是我救了你!眼下說趕我就趕我!我好歹也是你半個師傅!”木崖子皺著眉頭說道。

  青衣淡淡一笑,還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青衣一直是一個不茍言笑的人,但自從熊展堂死去后,他笑得越來越多,甚至連那笑容也有幾分熊展堂的影子。

  木崖子白了他一眼,繼續道:“至于大比,今年的新晉弟子擂肯定是蕭八那小子奪得首冠,有什么好看的!”

  一想到熊倜,木崖子的心情就變好了,不知不覺中,他竟將熊倜當成了另一個熊展堂。

  青衣終于提起了一絲興趣,問:“蕭八是誰?”

  “嘿嘿,我還沒同你說過吧!展堂有消息了,蕭八見過展堂!”

  青衣橫眉冷對,肅穆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都派人查過了,那小子沒說假話!展堂下山前的確自廢了武功,但現在看來修為也不弱!”木崖子越說越高興,右眉不自覺地挑動著。

  青衣冷道:“不可能!少莊主已經死了!他的骨灰就在山下的妙慈庵里!”

  木崖子一驚,道:“怎么可能!展堂死了!怎么死的!青衣!你給我一字一句說清楚!”

  青衣嘆了口氣,無奈道:“除了我之外,你是這山莊上知道少莊主之死的第二人。昨我同莊主談起少莊主,也正是為了說此事,可惜莊主根本不給我機會,我只提了熊展堂三個字,便被他一掌打出了屋子…”

  青衣雙眸空,陷入了回憶中,緩緩敘說起來。

  擂臺高座上的熊坤目光僅在熊倜身上停留了一瞬便離開了。

  熊倜輕笑一聲,走下擂臺,以孫沐為首同他一起的師兄弟們都聚了過來。

  “傻八好厲害啊!一下子就把那范胖子打倒在地了!”李秋風激動地揮舞著雙手道

  熊倜心中沒有半絲欣喜,表面上卻依舊瞇眼憨笑著,傻氣十足。

  孫沐拍了拍熊倜的肩膀道:“傻八的確不錯,你們幾個也給我盡力為之。”

  “是!師兄!”李秋風桿立刻得筆直,大聲道。

  周圍的師兄弟們立刻笑成一片。

  熊倜也跟著眾人笑著,只是他覺得再也無法融進這片歡樂之中。

  轉眼,身邊的師兄弟們一個個都上了擂臺。

  熊倜默默地看著,連臉上的傻笑表情都不沒有變一下,癡傻之中透著說不出的怪異。

  他心中又不牽掛起青衣的傷勢,他便趁人不注意,緩緩退出了人群,向山上小徑走去。

  步行數百步,周圍人煙越發稀少,而跟在他身后的腳步聲,熊倜也聽得越發清楚。

  他起初以為是周永昌跟著他,結果并不是。

  因為跟在他身后的人武功差勁許多,腳步聲也顯得十分重。

  “八號!”

  背后聲音一起,熊倜便皺起了眉頭。

  他雖然叫蕭八,但從來沒有人叫過他八號,知道他是八號的,只有知道他曾是九道山莊奴隸的人。

  熊倜面色冷冷,心中暗道:是他!呵呵,我沒找他,他卻先來找我了!

  他緩緩轉過身。

  當年的低階弟子,如今已是中階弟子了。

  說話人正是林朝,他身穿一襲白衣,乍一看也算的上風度翩翩,但熊倜心里清楚林朝骨子里是一個多么齷齪的人。

  林朝眼中閃過一絲驚詫,隨即很快地笑了起來,說道:“果然是你這奴隸!你小子命很硬啊,沒想到現在竟然成了九道山莊的弟子。”

  熊倜靜立不語,冷冷地注視著林朝。

  林朝摸了摸鼻子,笑道:“不說話嗎?你以為不說話,我就拿你沒轍了?當年看你小子就不順眼,尤其是那那對眼珠子,真想讓人挖出來!對了,你小子當年也看中九號了吧!要不是你小子,老子和兄弟們早就抓住那小妮子好好快活了!這筆賬,我們也該好好算算了!”

  林朝一提到嵐,熊倜的眼中立刻閃過一絲怒芒。

  只有嵐,是碰不得的。

  沒想到三年了,這畜生還想著玷污嵐!

  熊倜怒了,他的左手不由暗暗握拳,隨即松開了。

  對他來說,林朝已經是網中的獵物,何必自尋煩惱?

  熊倜本想做次好人,不過天不遂人愿,他也沒辦法。

  熊倜不由怒極反笑道:“哦?你想怎么算?你我都是九道山莊的弟子,莊內有規定,高階弟子不得欺辱低階弟子。”

  “哼!那是對莊內弟子而言,你又不是!區區奴隸,連條狗都不如,你以為穿上青色弟子服,就是人了嗎!我抓住你,說不定還能到青衣長老那領賞呢!”林朝眉頭一擰,倏地拔劍。

  熊倜面色愈冷,望著手中尚未開刃的新晉弟子佩劍道:“本想放過你,你卻不放過自己,當真是可憐了…”

  他搖了搖頭,拔劍而刺。

  林朝大笑,再次冷嘲熱諷道“一把破劍,一個初入門的新晉弟子也敢跟我叫囂,當真是找死…”

  話音剛落,便真是死了。

  死的自然不是熊倜,而是林朝。

  是劍氣的一劍,倏地刺入了林朝的膛。

  林朝瞪大著眼睛,望著前不住滴血的只余半截的長劍,怎么也不敢相信這一切。

  明明是一把未開刃的劍,怎么可能刺入身體呢?

  但不可能的事就這么發生了。

  僅僅一剎那,熊倜和林朝之間便分出了勝負,同時也多了一具尸體。

  熊倜干凈利落地拔出劍,林朝筆直地倒了下去。

  他望著手中滴血的劍尖,不由笑了,仇也報了,身世也知道了,心里卻依舊空空的。

  他又望了一眼頭頂正中的太陽,心想:嵐要回來了吧!

  暖暖的陽光如溫柔的手掌拂過發絲落在熊倜緩緩合上的眼瞼上,眼前留下一圈圈的血紅,同他腳邊的尸體一樣。

  一陣惡寒突然從背后傳來,熊倜不由一驚,還未回頭,便聽到身后人道:“混小子,你竟敢騙我!”

  一掌寬的鐵劍帶著“嗖嗖”的冷風突地向熊倜襲來。

  熊倜已經知道來人是木崖子,他不皺眉,不知這老頭突然發什么瘋,下意識舉劍格擋。

  “叮!”

  劍光一閃,熊倜手中的佩劍立刻被木崖子削斷,半截長劍如流星劃過天際,一晃眼刺入一旁的石塊中。

  熊倜不由一驚,他沒想到木崖子的腕力已達到如此恐怖的程度,縱使他已經領悟了一劍刺向太陽中的劍氣,也很難做到這般。

  “大爺!”熊倜皺眉望向木崖子,足尖一點,閃身飛退,用的正是木崖子教他的踏雪無痕。

  木崖子怒目而視,雙眸之中似要出火來“你有什么資格叫我!我本看著展堂的面子才教你功夫,我視你為己出,你小子呢!沒想到你竟然騙我!如今還謀害山莊弟子!蕭八,你該當何罪!今我便要廢了你的武功!”

  熊倜眉頭緊鎖,他本不是善于言辭之人,眼下木崖子所說句句屬實,他也無從狡辯。

  眼見木崖子再次執劍而上,熊倜唯有棄斷劍,同時手握逍遙劍對敵。

  木崖子目兇光道:“小子,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嗖!”

  “叮!”

  劍光一閃,兩劍相擊。

  一把是鐵闊劍,一把是金長劍,重重地擊在了一起。

  木崖子本想再次削斷熊倜手中的劍,結果卻不令他有些意外。

  逍遙劍依舊好好的,并不是因為劍本身有多么無堅不摧,而是劍刃上散發的劍氣護住了逍遙劍身。

  木崖子不由皺眉道:“果然有些本事!說!你到底是何人!上九道山莊究竟有何企圖!”

  熊倜眉宇之間深深鎖成了“川”字。

  我該如何回答,說我是熊展堂的兒子嗎?

  幾番衡量,熊倜還未作出決定,而木崖子的攻勢越發猛烈。

  闊劍在其手中嚯嚯生風,熊倜一退再退,手腕不一陣陣發麻。

  “臭小子,你沒吃飯嗎!怎么一點力氣都沒有!你就這點本事嗎?”木崖子橫眉冷對道。

  熊倜除了皺眉,已經做不出第二種表情。

  他只擅長一招,但這招他卻不敢用,因為這一招他只能使出來,卻不能駕馭。

  他不知道一劍刺向太陽木崖子能不能接住,他打心底里感激這位老者,所以始終沒有出殺招。

  木崖子手中闊劍不斷變化,熊倜完全落于下風,眼見便要被闊劍削去皮

  一清脆的女聲疾呼道:“住手!你不可傷他!他是熊展堂的兒子!”

  說話人正是買完藥上山的嵐。
上一章   血劍殘陽   下一章 ( → )
劍嘯殘陽古龍殘卷之太錯花圖逆血江湖驍雄武林秘聞錄魔源紀冰帝誘香蠱皇飛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緣
七秒小說網為您提供由三尾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血劍殘陽》第三十二章身份暴及血劍殘陽最新章節第三十二章身份暴在線閱讀,《血劍殘陽(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七秒小說網(www.lyfsrr.tw)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