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劍殘陽 第六十八章事情原委
七秒小說網
七秒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七秒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血劍殘陽  作者:三尾 書號:47746  時間:2019/2/1  字數:4060 
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事情原委    下一章 ( → )
  第六十八章 事情原委

  熊倜眉頭微皺,一把拎起身后的雪貂道:“就是這只小家伙害的嵐墜下了山崖,到現在都沒有消息。”

  他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一手握住雪貂那好似軟弱無骨的身體,冷漠道:“我說過,再讓我見到你,一定捏死你!”

  藥王趕忙攔住熊倜道:“九丫頭被這小家伙咬了?還墜崖了?到底怎么回事?”

  熊倜當下把事情經過敘述了一遍,隨即說:“你說我是不是該捏死這只畜生!”

  藥王皺起眉頭道:“中了銀山雪貂的毒,如果沒有及時解毒,數息內就會死亡。但按你所說三天都沒有找到九丫頭的尸體,那么她一定還活著!放心吧小子!這丫頭好歹也跟了我那么久,這雪貂的毒奈何不了她的。”

  他稍作停頓,眼中立刻出渴望的光芒,他雙手伸到熊倜身前道:“反正你也想殺了這小家伙,不如給我吧!讓我來!”

  蘇媚蓉急著打斷道:“臭小子,別給他!給我!”

  熊倜眉頭不由皺起,望著手中那發出“嗚嗚”聲響的小東西,沉片刻道:“你們誰要誰拿走吧!”說著松開了手。

  藥王同毒后相視一眼,立刻伸手去接。

  而銀山雪貂并沒有跌落到地上,反是小爪子一刨,順著熊倜的手臂飛撲到他的脖子上。

  它一口咬住自己的尾巴尖,絨絨軟軟地輕輕貼著熊倜的脖子上,遠看好似一圈圍脖。

  這下藥王和毒后都不好動手了。

  蘇媚蓉嘆了口氣道:“好了!藥王,我們也別搶了,銀山雪貂有靈,它已經認定了臭小子為主人。看在熊倜的面子上,這小家伙的命我不要了,你呢?”

  藥王瞥了一眼熊倜,搖了搖頭嘆息道:“唉,如此靈獸,可惜了…”

  熊倜微微垂眸,望著脖子上那一圈臟兮兮的白,疑惑道:“我殺了這畜生的主人,又將它扔下懸崖,它怎么可能認我為主?”

  蘇媚蓉沒好氣道:“誰知道這小家伙怎么想的!不過可別小看了它的靈智,不比人差。既然它賴著你,定是覺得你會待它好。這銀山雪貂在毒物排行榜中雖不是最厲害的,但本身的抗毒能力卻是排行第一。”

  一直站在門外的夏蕓忽然道:“啊!小熊我知道了,定是你之前饒了它一命,它對你心存感激。”

  熊倜聞言一手撫摸上那柔軟的皮,一陣輕顫從掌心傳來。

  銀山雪貂緩緩張開眼睛,松開了自己的尾巴尖,愣愣地抬起頭,同熊倜四眸相對。

  “下來吧。”熊倜嘆了口氣,伸出一只手。

  雪貂雙眸輕晃,一溜煙地撲進了熊倜的懷里。

  熊倜無奈只得伸手托住,將它抱在懷中。

  蘇媚蓉撇撇嘴道:“這小東西還會撒嬌!你快去給它洗洗吧,眼下這副狼狽樣,哪里還有銀山雪貂的樣子!”

  熊倜點頭抱著雪貂到了溪邊。

  紅西沉,映紅了天邊的晚霞,似一朵朵盛開的橘紅色的花,把青色的天空染成了一片片的血紅色,稀稀疏疏的麗云彩倒映在水面上,清澈的溪水似鎏金般滾滾徜徉。

  熊倜一手托著雪貂,緩緩靠近那涓涓淌的溪水。

  雪貂的前蹄緊緊拽著熊倜的衣服,掙扎起來,似是不愿入水。

  熊倜不由笑道:“你怕水?聽話,很快就好。”

  雪貂似是聽懂了一般,立刻不再掙扎,只是眼中依舊出些許的委屈與不樂意。

  熊倜順勢將那柔軟的身子浸泡在水中,水沖去了它身上的血污。

  “吱吱吱!”雪貂急叫著,緊緊著熊倜的手掌。

  熊倜心中不免動容,見它的皮恢復了原來的白色,便將其從水中撈出。

  他用衣擺輕輕擦著雪貂身上的水珠,清晰地望見它背上一條三寸長的傷口,又見其瑟瑟發抖的模樣,心中不由起了憐愛之心。

  他從間摸出金瘡藥,小心翼翼地撒在雪貂的身上。

  “嗚…”雪貂微微抬起頭,清亮的黑眸微微潤了。

  它身子一閃,直接鉆進了熊倜的衣服里,只探出一個腦袋在衣襟前。

  熊倜嘆了口氣道:“你害了嵐,我不殺你,我傻,我要殺你,你還認我做主人,你也傻。呵呵,倒是湊成一對了!媚蓉說你有靈,你怎么就跟了姚斐那種人呢?”

  熊倜自言自語地說著,良久都沒感受到懷里的動靜,不由低頭去看,原來雪貂已經睡著了。

  熊倜不由望向遠方,淺笑道:“你我因嵐結緣,以后你就叫小山吧!”

  “唔…”雪貂輕輕應了一聲,似是聽懂了一般。

  “臭小子。”

  熊倜循聲回望,只見蘇媚蓉一襲紅色長裙拂過綠茵,如血的殘落在她的身上,為紅衣披上了一層金色。

  蘇媚蓉望著他領口出的茸茸的腦袋,笑道:“這小家伙和你還真像,好好照顧它。”

  熊倜點點頭,望著那泛著金色的絕美面龐,柔聲道:“謝謝。”

  蘇媚蓉瞳孔一晃,遲疑了片刻,說:“謝我什么?”

  “謝謝你幫我找嵐。”

  “我們可是一家人呢!你不娶嵐這正室,我怎么過門?”蘇媚蓉嬌笑著挽上了熊倜的手臂。

  熊倜這一次沒有推開她。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重新認識了蘇媚蓉。

  這個口無遮攔子潑辣手段狠毒的女子其實也有可愛善良的一面,至少對于熊倜是會出這樣的一面。

  “走吧,那中毒的小子醒了。”

  熊倜雙眸之中閃過一絲光亮,快步向茅屋走去。

  “青叔!”

  青衣緩緩回眸,萬年沒有表情的冰塊臉擠出一絲微笑道:“我聽木長老說了,是你救了我。若你爹活著,一定很欣慰!”

  熊倜眉頭輕皺,他望向青衣,說:“青叔,你怎會中唐門的毒?”

  木崖子嘆了口氣,抬眼望向熊倜,打斷道:“讓我來說吧!展堂死在了唐門手中,而唐門的人是否死在了你的手中?”

  “是。”熊倜冷冷地答道,心中卻再起洶涌。

  木崖子嘴角閃過一絲苦澀的笑意“死在你手上的是唐門家主唐曉的第三子唐鍥。唐門一直在找兇手,一年前我派木子去查你所說的霹靂堂之事。沒想到此事成了唐門找上青衣的導火索。”

  青衣望向其說:“是我當時憤恨難耐,將唐鍥刺成了馬蜂窩,你無需自責。”

  木崖子又嘆了口氣,繼續道:“如果不是我,唐門的人也許一輩子都查不出唐鍥尸體上的劍傷是你的闊劍造成的。唉…七前,唐門家主唐曉親自上山莊拜訪莊主,要山莊出兇手還唐鍥一個公道!”

  熊倜忍不住打斷道:“公道!我爹死在了唐門的手上,我找誰要公道?”

  蘇媚蓉秀眉微挑道:“唐門沒一個好人,本就是一群混賬東西!”

  木崖子無奈地搖了搖頭說:“莊主本是心高氣傲之人,怎會答應唐門如此無禮的要求。誰料唐門竟對莊內弟子動手,每都有數十計的弟子死于唐門暗器之下!卻又抓不到唐門任何把柄。無奈之下,莊主只能再次同唐門談判。”

  他望了一眼躺在榻上的青衣道:“莊主答應讓唐門的人查所有人的佩劍,之后…便是這般了。”

  熊倜眉頭緊鎖,冷道:“殺死唐鍥的是我!唐門眼瞎了不成?難道連致命傷都分不出來嗎!”

  青衣輕咳了兩聲道:“我這條命早該去陪你爹了,若非要對唐鍥的死做一個代,我死總比你死好!”“青叔,你說的什么話!我熊倜是這種敢做不敢當的人嗎!還有!大爺,你是不是有什么瞞著我?”熊倜冷眼一掃,望向木崖子說道。

  木崖子面色有些尷尬,目光瞥向別處道:“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熊倜不由冷笑一聲,他從來不是一個笨人,又碰上一個懶人師傅,久而久之,他最擅長的就是從只言片語中發現線索。

  他冷道:“唐門查出了唐鍥身上的劍傷同青叔的劍吻合,所以要青叔償命,那么作為一莊之主的熊坤便用青叔的命賣給唐門這個人情,以此保住九道山莊,是也不是?”

  青衣艱難別過頭去,熊倜越發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

  他又道:“大爺,你定是無法看著青叔這般被活活折磨死,便將他帶下了山莊,你說周永昌是叛徒,此刻的你應該也是九道山莊的叛徒了吧?”

  木崖子眉頭緊鎖,望向熊倜,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因為熊倜所說皆是事實。

  熊倜強下心頭的不暢,淡淡道:“九道山莊不回也罷,待青叔傷好,你們都同我去綠柳山莊吧,嬛姨和師兄我去接。”

  木崖子急忙搖了搖頭道:“不!我帶著青衣下山的事,唐門應該已經知道了,到時候必定會牽累山莊!我必須回去!”

  “回去做什么?送死嗎?”熊倜眉頭一挑,雙目怒瞪道。

  “就算是送死我也要回去!阿倜,九道山莊就是我木崖子的家,我必須同它共存亡!”

  熊倜痛的太陽,嘆了口氣道:“我同你一起去,九道山莊如何同我無關,但唐門一而再再而三傷我身邊之人,這筆賬,必須算!”

  語畢,他黑亮的眸中閃過慎人的寒光。

  蘇媚蓉抬眼,輕笑道:“找唐門算賬怎么少得了我蘇媚蓉!臭小子,我同你一起!”

  “小熊,我也跟你一起!”夏蕓也跟著說道。

  余云飛眉頭緊皺,說:“我越聽越糊涂了,你師父逍遙子是死在唐門手中,你爹也是?”

  “逍遙子是逍遙子之前,名為熊展堂,乃九道山莊的少莊主,也是熊倜的父親。”青衣抬起眼簾,解釋道。

  余云飛張大著嘴,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上一章   血劍殘陽   下一章 ( → )
劍嘯殘陽古龍殘卷之太錯花圖逆血江湖驍雄武林秘聞錄魔源紀冰帝誘香蠱皇飛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緣
七秒小說網為您提供由三尾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血劍殘陽》第六十八章事情原委及血劍殘陽最新章節第六十八章事情原委在線閱讀,《血劍殘陽(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七秒小說網(www.lyfsrr.tw)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站